-- 凤台县政府网 --  
  手机版  新闻热线:0554-8685532 / 0554-8886401
今天是:
举报电话:0554-8685532
网站首页 凤台新闻 州来时评 社会民生 时尚休闲 信息广场 淮河文化 医疗保健 消费指南
超市·旅游 专题·观点 · 服务·关注 历史·人文 就医健康 汽车房产 美容娱乐 商场导购 《凤凰台》电子报
首 页 > 淮河文化


诗人都藏不住自己

——读高登绪组诗《影子》
【字体: 】【2020/1/16】 【作者/来源 褚燕】 【关 闭
来源:凤凰台  http://epaper.routeryun.com/Article/index/aid/3132434.html

苏金文

人可以隐藏某一个秘密,甚至会把它带向另一个世界,可是诗人做不到。他们自觉或不自觉地就会把心底最悲或最喜的东西透露出去,他们惯常的做法,就是诗。高登绪也不例外。说实话,我也有好几年不读诗了,2014年时,一首爆红网络也爆红作者的诗,叫《穿过大半个中国去睡你》,我不知道内容,仅仅标题就颠覆了许多人的诗歌梦想,神圣的雪山迅速崩塌,美丽的花园顷刻凋零。原先笃定的理想真的不堪一击。我开始相信汤养宗的话:诗歌早已破裂。他说这话时,还是以欣赏的眼光来看待这样的破裂的,曾经貌似完整的东西其实没那么可靠,诗歌早已破裂,在旧花园的上空又被一辈人悬空缔造了新的花园。随之花落蒂熟即落地及物,旧的园地将被覆盖。尽管旧土之下,仍有盘根错节的东西虚植在旧的泥层,但这并不妨碍我们,我们继续垦造眼中崭新的界面。

直到登绪给我一组诗歌时,我才恍然醒悟,原来是自己错了,继续坚守诗歌乐土对抗现实社会压抑的诗人依然还在,登绪就是其中的一个。我为此欣赏而激动。我们都知道,在相当漫长的中国古代社会,诗人们一直处在社会文化的中心,如果将诗经、楚辞、唐诗、宋词从文化中剥离出去,那么几千年的中华文明肯定苍白很多。作为诗的王国,诗歌一直滋润着民族的精神和灵魂,可是,令人尴尬的是,诗人们越来越被挤到社会的边缘,成为一个不被社会关注的自我封闭,自我肯定,自我满足,自我安慰,自我陶醉的群体。登绪的诗让我彻底摆脱了这些印象。这些年,他安安静静地做事,安安静静地写诗,在澄明的世界里,和天地对话,和历史对话,和乡村对话,当然也和自己对话。

该组诗歌有一番异常别致而穿透心灵的景观,安静的语言气息与心灵秘语。令独特的“影子”从心灵里溢出又轻轻散去,让人不寒而栗。我们一生都与影子形影不离,谁又感觉了它的存在呢。登绪感觉到了,而且是如此深刻:

“既然影子不是一个人的灵魂/脱离肉体/一定是内心的悲伤/被光掏出来/扔到地上/甩在墙上”。

诗人的存在首先是心灵的存在,只有心灵保持着一种昼夜盛开的姿势,我们才能听到万事万物的声音,才能听到内心的声音。

“影子之所以黑/一定是一个人不宜面世的隐秘太多/它从一个人的体内艰难地游离出来”。

这种表达简直是一个人对世界的坦白,真诚到一种投案自首的程度。所以我一直说,当我们能够真诚倾听的时候,就已经具备了诗人应有的特质。勾心斗角、尔虞我诈的人永远不要读诗,也不要尝试写诗,即使写出来也只是面具而已。

“很多时候/不愿提起它/总觉得它藏匿了我许多优秀的部分/比如我的高鼻梁/炯炯目光/我讨厌它/不分场合/甚至午时/光天化日下揭我的短/把我原本矮小的身材/缩了又缩/偶尔在高处的清晨或黄昏/又被夸张得让人疑窦重生。”

读了几遍登绪的诗《影子》,我很纠结,又有些胆怯,甚至不敢出门。我怕去太阳底下,影子被拉长或缩短。长了,我会怀疑自己,短了,我又会轻视自己;我也不想去月亮下面,我怕望月的姿势,会被印在地上,画在墙上,我不能留下痴呆的样子。我更想“躲进黑夜甚至比黑夜更黑的梦里”,即使“轻而易举地把它扔出去,每次它都悄无声息地找回来”,真的想和登绪说一声,这样的诗别再给我读了,我被吓着了。

除了组诗《影子》,我面前还有诗人写的十几首其他题材的诗,可以说每一首都很精彩。我不知道他是怎么做到的。他每天只要扔下工作,似乎一下子就能走进万千物象,并在其中款款落座,品茗,神思。然后,诗便如翠竹一样,一节一节涌出。比如,在《面对故乡的无言》里,他这样写道:“草木葳蕤/紧搂着房舍/几处墙白/探出脸来/它要在走近的人群中/挑出血亲。条条水泥路,把相邻的村庄/链在一起,像要围堵/时常出走的青壮年,借以/拴住流失的/乡情和亲情”。

尽管他说,数十年了,故乡的容颜在记忆之外退却,可他对正在变化着甚至正逐渐消失的中国村庄怀有如此深刻的记忆和留恋。蚊子“叮咬故乡的初更”,都让他无法忘却。诗人总是忘不了世间的一切,抛不开悲天悯人的情怀,正因为如此,五千年中华民族的情感基因才如此丰富和细腻。

还有一组《静心池》,给我的印象也很深,诗人因迷恋静心池的山路清幽,水声潺潺的安宁,结果“寻不见/还俗的出口”。别的不说,仅这两句足够静心的了。

因为心静,才有诗,因为心静,才有诗人。


附高登绪部分作品:

影子

   本文字数:936

1

既然影子不是一个人的灵魂

脱离肉体

一定是内心悲伤,被光掏了出来

扔到地上,甩在墙上

任凭风吹雨打

都摆脱不了它抑郁的黑

 

形影不离,但又无法独立

歪歪斜斜,一副猥琐的样子

总也无法理直气壮地表达

一个人活生生的全部

 

影子之所以黑

一定是一个人不宜面世的隐秘太多

它从一个人的体内艰难地游离出来

已经耗尽它的全部的阳

只留下阴的部分

以备居心叵测的人

避实击虚

借以佐证含沙射影

 

很多时候,不愿提到他

总觉他藏匿了我许多优秀的部分

比如,我的高鼻梁

炯炯目光

我讨厌他不分场合,甚至在午时

光天化日之下揭我的短

比如把我原本矮小的身材

缩了又缩

偶在高处的清晨或黄昏

又被夸张得让人疑窦重生

 

很多次,我躲进黑夜

以及比黑夜更暗的梦中

让他难以觅寻

很多次,像吐烟圈一样

轻而易举地把他扔出去

每次他都悄无声息地找回来

现在,我已储备

休去前妻一样的绝决心理

休掉她,只是

只是,我还没有

足够的黑暗可以使用

面对故乡的无言

1

树木葳蕤

紧搂着房舍,几处墙白

探出脸来

它要在走近的人群中

挑出血亲

 

条条水泥路,把相邻的村庄

链接一起,像要围堵

时常出走的青壮年,借以

拴住流失的

乡情与亲情

 

宅、院亲密,已被

街道划裂

隐蔽的下水道,排走的

不全是废去的污浊

燃气断送炊烟之后

家,已无力举起

召唤的手臂,儿时的亲情

只能在远方之外

无助的飘

 

围困乡村的,除了

秧田起伏不止的蛙鸣

还有浓浓的夜色,以及

蚊子,这乡村暗藏的刀

啪的一掌打下去,呈现的

是血迹斑斑的当下

复活的是涟涟记忆

大哥早已在牛棚里燃着盘型蚊香

而长长的牛尾,依然

不停地左右摔打,这小小的精灵啊

一如我亢奋也赶不走的乡愁

叮咬着故乡的初更

 

让萤火遁去的轨迹去勾勒

乡村夜晚的静美

犬吠几声,如同水漂

将夜的水面击出串串涟漪

尔后,愈合得更加宁静而深沉

灯火明灭不止

为镂空的村庄再现些许的生机

数十年了,故乡的容颜

在记忆之外退却

许多熟悉而又陌生的往事

让人患得患失

无眠虚悬

伴着夜色中的乡村

像久别儿女,守在

母亲床前,静听那

温暖而又平静的鼻息

静心池

1

善庆禅院到静心池

山路弯弯翠竹掩

用不了多久就可抵达

逆向、倒行

整整一个下午

山路清幽水声潺潺

在此区间,茂竹成墙

寻不见

还俗出口

 

断了,也是碑石

直挺挺躺在善庆禅院遗址

战火里,碑文中规中矩

和平年代也是

一块石碑,禅院里默立百年

成了俗家弟子

战争断去的声带,丢进涧溪

在这深山之中,也会诵出

淙淙之声,令

“听者无厌”



 

  【收藏】  【打印
《凤凰台》电子报    
电子报2012-4-25
公益
便民信息    
天气路况火车
电视赛事股市
彩票运势基金
凤台简介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咨询投诉
版权所有:凤台新闻网 主办:中共凤台县委宣传部 承办:凤台县融媒体中心
未经书面允许不得转载信息内容、建立镜像
淮南市淫秽色情及低俗信息举报电话:0554-6646500

皖公网安备 34042102000108号

  皖ICP备06002640号 | 皖政新办备06012号 | 技术支持:安徽龙讯信息科技有限公司